周末跟研究所同學出去喝咖啡,她生日。

雖然好久不見但是她始終如一,一開口先跟我說她工作遇到的瘋狂小孩(研究所同學也在幼教現場教書)。我笑著回應我最近在做的事情,說放鬆大腦好舒服,不需要動腦規劃課程、不需要處於壓力之下。

她又開口說:「我一整天都在做打掃的工作...打掃!看看我的手!我拿碩士學位不是為了來打掃的。」

我回了一句:「我現在好像不太介意去幼兒園做打掃的工作耶,至少壓力沒有這麼大。」

她回我:「我如果要做打掃的工作,我高中畢業就可以去做了,我為什麼要念到大學、念到研究所!」

接下來就是半年多前我聽過的同樣抱怨:

「你知道嗎?我同事都只有Level 5(愛爾蘭教育系統的一個級別,相當於台灣高職畢業的學歷),我拿碩士學歷跟他們做一樣的工作。」

半年前的我會附和她的想法,而且覺得自己拿了一個碩士學歷跟現場那些只有高職學歷的老師在一起工作,似乎有點"大材小用"了!

但現在的我更知道自己這個階段想要的是什麼東西,因為非常清楚自己做一份工作、做一件事情的目的,有這樣的Backup 就不會在那裏大呼小叫自己這尊大佛被困在小廟裡。

我只能淡淡的回:「你自己要很清楚現在這個工作只是一個過渡期,你跟同事的學歷確實有懸殊,但這不應該是你離開這份工作的藉口。何況你要知道,有你的學歷你的經歷,你有別的選擇,但對這些同事來說,這可能就是他們能找到最好的工作了。你如果明白你們之間的不同,那你可能就會比較能接受你跟他們在做同樣的工作。」

一個人如果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要往哪裡去,有「展望未來」的能力,他就不會被現下的情況給困住了。 

但心裡確實是受不了對方這種挫折宣洩和負面話題了,從一年前到現在完全沒有改變!我心裡默默地想,看來以後要少跟她接觸了,避免她這個有毒想法侵蝕我。

 

我想的是,拿了碩士學位的人要得到什麼樣的工作才「門當戶對」?

有心想出國讀書,亦或準備讀研究所的人想一想,你享受的是讀研究所的過程,過程中所受到的訓練,或者是更看重拿到學位後的職業展望呢?

「初衷」是好重要的東西,做這件事情的初衷是什麼?是初衷促使我們追求我們正在追求的人事物,是初衷一路跟隨帶領我們的行動。

好在我有寫日記和部落格的習慣,文章裡面記錄著我準備留學時當下的心情

 

2013七月我寫到「我現在的人生不僅不吸引人,甚至也不吸引我自己。看看四周,會發現身邊的人沒有一個正過著我想過的生活。

或者是在2014這篇部落格裡寫了自己的留學目標:「我想要去一個跟台灣的價值觀完全不一樣的國家,看看那裡的幼稚園長什麼樣子,看看那裡的老師長什麼樣子,看看那裡的家長和小孩長什麼樣子。我希望找到一個心中嚮往的形象,而且努力變成那個形象。 我想知道這次的留學經驗會把我的人生帶到什麼樣的未知方向。

回頭看看,我想我當初是重視留學過程更甚於結果的人,畢竟早已經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在台灣,沒有認真想過畢業後找工作的事情。

 

我得說,這兩年讀碩士的經歷,大部分滿足了我當初出來讀書的初衷和目標,我確實經歷了許多不一樣,確實在這兩年讓自己的人生充滿故事和回憶,遇到了一些我如果留在台灣就不會遇到的人事物。那我滿足了。

 

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回顧,我才讓自己從半年前的「我拿這個碩士學位不是為了做打掃工作的」這樣的心態走出來,因為對我來說這兩年的經歷已經滿足我了,而碩士學歷只是一個額外的獎賞。我當然可以在高中畢業就去做打掃的工作,但高中畢業的學歷可能沒辦法讓我在27歲的時候拿到歐盟獎學金讀碩士。

 

每個人讀的領域不一樣,在一些領域中,學歷會為找工作加分甚至是加薪,但在另外一些領域裡,也許雇主更看重的是實務的經驗。

以幼教來說,無論是在台灣私幼或是在愛爾蘭的幼兒園,碩士學歷並不會讓你的薪水三級跳。碩士學位在這兩個國家也不會為你找工作打通任督二脈,也許稍有幫助,但實務經驗可以說是更重要。所以讀碩士前,你發現自己的目標是要拿碩士學歷打通求職的任督二脈,也許可以先打聽一下相關產業的學歷要求,避免現實和想像產生太大的落差,進而產生挫折感。

 

 

喔!對了,最煩的是...當我跟同學說:「我看有一些大學都在聘研究助理,或是相關的辦公室工作耶,你有沒有試試看?」

她回我:「那種工作都很難找耶,很難才能應徵上!」

(喔,好吧,那你就繼續回去做你不喜歡的幼兒園打掃工作好了。超討厭人家先看到困難都沒有看到機會。)

 

 

創作者介紹

旅行才是正經事

shawb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