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在歐盟留學座談會上分享我的Erasmus Mundus出國留學心得,在座談會上我跟大家說我覺得最大的收穫就是能夠認識不同國家、不同領域的朋友。在那場座談會上,也許我這件事情提過太多次了吧,會後有一個妹仔問我:你一直說出國讀書讓你交到很多朋友,那請問你的專業有成長嗎?為什麼你剛剛分享的時候很少提到專業成長的部分。

想了想,發現讀Erasmus Mundus的碩士班讓我最欣慰的,好像真的就是出國開了眼界,然後交到很多朋友耶。專業成長的部分也不是沒有,但覺得在台灣讀研究所也可以有很大的專業成長,但要區分在國內讀碩班和出國讀碩班的不同,我覺得人生體驗以及在這個過程中遇到的人才是關鍵。

其次,在我出國讀書之前,我也很認真的問過我自己,到底想在出國讀書的過程中得到什麼、目的是什麼、追求什麼,我早就知道自己不是因為想追求更精湛的學業、更高的專業學問而讀碩班的。碩班一定會帶來某種層度的訓練,例如看文獻的技巧、蒐集資料的技巧、如何撰寫具有事實根據的文章、辨別事實與臆測的方法、寫論文的知識。但是在這之外,我還有更想體驗的人生經驗。

我們常說出國可以拓展視野、增廣見聞,但實際上到底是怎麼拓展視野、到底什麼事情讓我們增廣見聞呢?我想是我們生活中遇到的事情、看到的東西、交談的人們,以及這些遭遇帶給個人的反思。

在我讀歐盟碩士學程的這兩年,我遇到了很多如果我是在台灣讀碩班就不會遇到的人。在挪威,台灣學生們出國在外大家組織社團,所以認識了一些非幼教領域的朋友。有景觀設計師、有海運二副、有公衛護士、有科學研究員。我在台灣完全沒有這些領域的朋友。說來慚愧,也許是升學機制的層層篩選,我在台灣的朋友圈大部分都是老師,更精確地說是幼稚園老師。少部分的朋友在不同領域上班,但都沒有我在挪威遇到的這些朋友的領域來得廣。

值得開心的是,讀了歐盟碩士學程之後,加入了台灣歐盟學生會,透過臉書和各種活動,也讓我認識其他曾經或正要在歐洲讀書的朋友。有人是獸醫,有人是女權專家,最近更有人透過臉書傳訊息問我畢業證書認證的事情,一聊之後得知她是葡萄酒專業的!

跟不同成長背景、不同專業領域的人聊天、思辨,我更能跳脫自己的主觀意識,從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問題。而這些人際關係,我想是我留在台灣讀碩班不會遇到的緣分。

更甚者,同樣是幼兒教育的領域,我的同學來自八個不同的國家。對於一個在台灣討論過的教育議題,在這個文化差異性大的團體裡可以有八種不同的聲音。這兩年,我們在課堂上還有私底下不間斷的對政治、文化、教育、語言的議題進行辯論、討論、思想衝擊。同樣都是幼兒教育,但是這些思考的過程和討論的過程,是我在台灣碩班不會得到的機會。

所以,如果有人問我,讀完兩年的Erasmus Mundus碩士班,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我還是會回答,在這段路程中遇到的各種人是我最大的收穫。

Photo 4-27-15, 06 55 50.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旅行才是正經事

shawb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